致2019:希望谈到钱时,你还是理性的人

10 个月前 · 原创文章
Vincent:本文虽然是恭送2018的年终总结,但请不要误会,这可不是说什么“一切过往皆为序章”的鸡汤文。如果您只想听唱多行业的柔情蜜语,请点击左上角返回键。DappReview小伙伴自打入行第一天起,就坚定了做一股泥石流的决心——不写没意义的字儿、不做没理由的唱多、不碰资金盘和博彩。我们只对“现实”感兴趣,至于其他的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电亦如露,应作壁上观。


640 (9)


如果要给2018年区块链找一个年度剪影来代表整个行业,你会选择什么?

加密货币普跌90%、OKcoin徐明星的讨钱风波、V神和EOS的口水战抑或是别的什么?

我会选何有病——就是那位靠0.21个比特币生存21天的极客。理由无它,这个小女孩和行业太像了。


整个纪录片中,让人印象最深的是何有病和零食店大妈的那段经典对白:

“阿姨,你知道区块链吗?”

“不知道,呵呵呵”

“它是一种分布式记账账本,就是不可篡改的……账本您知道吧?”

“不知道不知道,我没有文化,呵呵呵呵”


“我没有文化”并非自谦更非自卑的表达,而是对怀疑情绪的修饰。讪笑更是一种高级的社交礼仪,一来委婉地表达出“我不信”的意思;另一方面封闭继续谈话的可能性,避免更加令人尴尬的情况。

为阿姨点赞,社会我小卖铺。


这个切片,也是2018年区块链与整个社会之间关系的缩影:我们怀抱打造诺亚方舟的抱负——当然,想讹诈一笔修船费的人可能更多——认定传统金融体系山穷水尽,并希望带领世界逃离末日。

但所有人都觉得你是魔女,一些清教徒甚至欲把你烧死而后快。

当我打开《财经》《财新》的官网,搜索区块链时,清一色的负面。“清教徒”也是社会进步力量,即便是我站在他们的位置上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要怪,也只能怪一些不争气的同行坏了口碑。

你会说他们以偏概全。的确,事实上一粒老鼠屎本不至于坏了一锅汤,只要锅够大而屎很少。

如果屎的比例只有0.1%,我们完全可以把屎扔掉。但当极少数的酱香型大便攫取了行业90%的利润,就不要怪别人骂你臭。

从权威媒体的视角看区块链从业者,他们会感到异常不适:你们满口仁义礼智信、理想和颠覆,但为什么一聊到落地和商业化的时候就哑火?


所有称职的记者关心的都不是故事,媒体人本身就是写故事的人。他们在乎商业变现的模式,再专业些的,更在乎你与股东的利益关系、与行业的关系等等一切会影响你成功的因素。

然而,这个行业的从业者给人的模糊印象与何有病一模一样:天马行空、充满试验和先锋精神,天生喜欢被看到并影响别人。

甚至更加疯狂,在抛弃理性的同时又不失智慧地把割韭菜当做快速致富之道。

这是企业家吗?这难道不是商业味很浓的行为艺术家吗——用挑战社会的理念和手段吸引信徒从而变现。

现代金融世界,任何浮夸的表演都是为了钱。如果你也沉浸式地观赏过这场大戏,你应该会得出和我们一样的结论:很多从业者都不自觉得遵循着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,他们坚信自己的戏码是合理甚至有价值的,最终人戏合一。

古典经济学无意识地将人视作在各种抉择中作出理性决策的个体,认为它们会寻找最正确的途径避免损失,以最大化其利益。“古典”有时就是不完善的代称,一种学术圈的“社交礼仪”。


然而从现实场景中来看,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的绝大多数行动没有那么符合逻辑。而企业家,也不过就是一张嘴巴两条腿而已。社会学家帕累托就觉得“人是非理性但又能进行理性思考的动物,人很少合乎逻辑地行事,但又总希望他人相信其行为是合乎逻辑的。”

很多时候,行业中尤其是年轻人给出的他们为什么这么做的理由,是禁不起推敲的。

他告诉你自己的项目会赚钱,但从没有说明过钱从哪来、谁来买单、如果形成正循环、模式的完整逻辑是什么。

我们把这种行业语境总结为:有人先这么做了,眼红的人跟上来后,再为自己的行动找些正当理由。

这个故事一点都不新奇,他只是上世纪“有限理性”的老生常谈。人在做决策时,不可能穷尽所有信息,收集分析信息是有成本的;当事人的计算能力也有限,无法像上帝一样全知全能。只要人类还受到“有限理性”的制约,就永远无法找到所谓最优解。

而当有限理性碰到贪婪,事情变得严重了。当下区块链行业的荒诞,类似于宏观金融市场中的“非理性繁荣”,当某个东西出现价格上涨的结果,人们通过口耳相传蜂拥而至,加入到推动价格上涨的投机行列中,而完全忽略了标的的实际价值。

脆弱的理性在高收益的面前失去了最后的矜持,全民互割的结局也就顺理成章。

迄今为止,我听到过貌似最有逻辑的一句话是,某位曾宣称自己有“加密信仰”的小伙伴,后来说“我没有信仰啊,我看起来像有是因为我要割那些有信仰的啊。”

这就是过去一年DappReview的观感。


2019年行业会经历洗牌,随着上游资金的收缩,这场洗牌可能更接近于“肃杀”。

不过我们对此毫不悲观,这个行业肯定是不会死,区块链有千百种可能的生命形态。

在中国市场,它已经出现了中短期内很明确的落地空间——企业服务工具。虽然这个故事毫不性感,但哪种结果无所谓,区块链有它合理的归宿和自己的生命轨迹。

一个行业与从业者的关系,就像地球与人类的关系,我们常见的标语是“关爱地球,人人有责”。可事实上,地球在10亿年前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极高,大海里都是硫化氢,但地球挺过来了。

有些人奔走呼号“这样下去行业会完蛋的”,对于此类观点DR是嗤之以鼻的:你是多觉得自己算根葱,行业才不需要你的保护。

行业不会死,会离开的只有人而已。

有人离开是好事儿,百鬼夜行落幕后便是郎朗乾坤,区块链将回归它本来的面貌。这也是DR小伙伴们对行业的第一个新年愿望。


2019年仍然选择留在这个行业里的人,也肯定或多或少地非理性过。当然了,人非圣贤,凡人的智慧来源之一就是过去痛苦的经历,而痛苦往往就是不理性造成的。

我们由此逆推,如果你不幸犯过错误,就请把它当做拟增长智慧所付出的代价吧。

然后,请在这种痛苦中成长起来,找到自己在这个行业、时代中合理的位置。

这是我们最真挚的祝福。


DR编辑部

2019年1月31日

国内第一个DApp导航